《落凡尘》导演钟鼎。受访者供图   随着电影片尾曲缓缓响起,二十八星宿的星空顶突然被点亮,待全场灯光亮起,电影导演钟鼎起身面向师生观众,深深鞠躬。近日,在国漫电影《落凡尘》广州美术学院“圆梦”首映礼现场,钟鼎与观众分享这5年的经历时,眼眶湿润,几度哽咽。   钟鼎的梦中多次出现过这个场景:带着自己的毕业设计作品回到“梦”开始的地方。5年前,钟鼎带领13名本科生打造了“爆款”毕业设计短片――《落凡尘》,在B站取得了超千万的播放量。钟鼎笑称:“这5年,我像重读了一次大学。”   2005年,从小对动画情有独钟的钟鼎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毕业, 前往英国留学,就读于赫特福德大学数字动画专业。3年后,钟鼎回到国内,进入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学院动画专业任教。2013年,钟鼎与另一位专业教师联合成立“娱乐与衍生设计工作室”,意在指导学生高质量完成毕业作品,并试图将工作室打造成为与产业资源对接、“产学研”一体的平台。   2015年,广州美术学院与漫企咏声动漫开启了校企合作的初步探索,并于次年孵化了国漫短片《觉醒》。钟鼎坦言:“工作室成立前期,学生产出的毕设质量很高,但未达到产业孵化的水准。”合作结果不及预期,钟鼎“有点愧疚”,暂停了合作。直至2019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横空出世。钟鼎回忆,当时,咏声动漫副总裁看完电影后,给他发了一条短信,内容只有一个“唉”字。   双方想做一部国漫精品的激情,被重新“点燃”,钟鼎带领13名本科生,再次聚焦传统神话进行创作。2020年,毕业设计短片《落凡尘》一经发布就引起广泛关注。此后,“将短片升级为长片”是钟鼎创意团队最初就立下的远大目标。实际上,团队在创作初期,就把人物、世界观等方面,往可供长片电影衍生拓展的方向进行创意设计。   目前,在《落凡尘》电影的项目组里,仍有两位当年参与《落凡尘》毕业设计短片的同学,成为该项目的核心成员,实现了从优秀毕业生到优秀艺术家的成长。而参与《落凡尘》短片创作的另外11位学生,则分布在全球各地,成为游戏、动画等相关行业的新星。   《落凡尘》电影的落地,于钟鼎而言,有两层核心意义。“作为动画创作者,将自己的想法变成故事呈现给观众,我的动画梦想得以实现;作为高校教师,我希望看到学生的奇思妙想开花结果,学生的创意‘作品’能变成‘产品’,是我们10年前就埋下的理想。”   在学校任教16年,钟鼎觉得自己在动漫电影领域还是一名“新人”导演。剧本作为动漫电影的灵魂所在,“如何讲好一个故事”成为创作过程中最艰难的挑战。   近年来,国漫电影崛起,但剧本一直是制约行业发展的短板。钟鼎认为,导演作为创作体系的核心人物,对于剧本,一定要自己先“吃透”,“先打动自己,才能打动观众”。为此,钟鼎撰写了主角金风的“导演阐述”,基于主角金风的内心去寻找影片的情感内核。2021年的一个夏夜,钟鼎向项目核心人员分享了他对金风的理解,东方英雄的落点在于亲情和家的传承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哭了。   《落凡尘》取材自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《牛郎织女》,它带给观众的惊喜在于,故事没有困于大家所熟知的爱情线,而是围绕牛郎织女后代的奇趣故事展开,赋予了这个民间传说更广阔的外延。织女后人金风为替母赎罪下凡收服星宿,人间少女小凡一心上天寻母,两个孤独的少年意外结盟,各自成长。故事内核无关爱情,却是爱的延续,守护亲人,讲述亲情与责任。   钟鼎表示,曾担心亲情主题是否能像个人英雄成长、爱情传说主题一样引发大家的共鸣。但切身经历,让他更加坚定了这一选择。   “我外公外婆育有6个孩子,是一个大家庭。随着他们的去世,兄弟姐妹也慢慢疏远,过去的大家变成了各自的小家。但舅舅的生病,促使兄弟姐妹又重新凝聚在一起,相互帮扶,曾经那种家的感觉又回来了。”这使他感觉到,“其实‘家’一直深藏于每个人的内心深处,亲情是每个中国人内心非常浓烈的情感基因。”   影片中,两段中国风的蒙太奇动画短片十分惊艳,其中巧妙融入了皮影戏、刺绣、水墨岩彩等元素,传统文化在动画技术的加持下有了更当代的表达。   钟鼎希望用这部作品致敬传统文化,同时带领观众在现实生活中找到更深的共鸣。“我们运用了很多年轻人喜爱的国风元素,不仅有川剧变脸、舞龙舞狮等非遗文化,还有火锅、奶茶等美食文化。”钟鼎介绍,影片设定以宋代风貌为基础,并深入重庆、苏州等地进行实地采风取景,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了集锦展示,同时融入霓虹灯、奶茶、火锅、弹幕等能引起当代年轻人共鸣的元素。   钟鼎回忆起5年前的暑假。那时,他正带领学生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、城墙楼宇之间,寻找创作灵感;围坐在广州美术学院A栋工作室,绞尽脑汁、反复提案,有时候还争得面红耳赤。“也正是5年前的这个时候,梦想的种子在一点一点发芽。”   这个暑假,这群热血有爱的动画人圆梦了。   中青报・中青网记者 林洁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