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夏季,南方多雨,而我所居住的北方则干燥闷热。室外连续的高温,如同都市生活中常遇到的效益、利润、功名等等某红尘中的虚热一样,让人心里变得莫名烦闷和躁动。而我呢,一个退了休的人,可以把高温关在门外面,享受一把云淡风轻的生活,原来也是一种美好的清凉。

清晨,东方刚露出太阳时,我已经从床上爬起来,趁着阳光还慵懒,牵着小狗糖豆到街心公园遛一圈。

糖豆六岁了,一双眼睛又黑又大,两只耳朵长长的,好似小兔子一样竖在头顶,有趣的是,还能像天线一样转来转去。它毛茸茸的尾巴盘成一个卷,仿若一朵毛茸茸的花盛开在小屁股上面;高兴的时候,尾巴不会摇来摆去,而是抖动,抖动幅度的大小与开心的程度有关。常常有人问我它属于什么品种,我答不上来,它不是名贵品种,也不是纯种,却特别聪明,过来、出去、好吃的、买水果、洗澡等一些常用词汇都能听懂。

穿过一条马路,我来到公园门口,红色的、粉色的、黄色的月季花正在比赛一样开放。一走进公园,立刻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。空地上,已经站满了晨练的人,人们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,打太极的、练剑的、跟着音乐跳广场舞的……我领着糖豆避开人多的广场,踏上细长的小径。小径两旁的树木高大茂盛,洒下一片片阴凉;草地上的固定喷头正在慢慢转动着身子,喷出水雾,给小草洗澡,水雾在阳光的照射下,出现一道小小的弯弯的七彩虹,小草在七彩虹的映衬下,显得更加精神抖擞,在翠绿的草叶上,还挂着一排排晶莹剔透的水珠,一颗颗熠熠闪亮,像水晶一样……

糖豆在勃勃生机中,捣动四条小短腿,开始撒欢、奔跑。它喜欢公园的凉爽和湿润,不时放慢脚步,在草丛里东闻闻西嗅嗅,偶尔抬起后腿,用独特的方式,占领着地盘。我跟在它身后,随着它时快时慢地走着,耳边传来鸟儿婉转的歌声和蝉儿低一声高一声的吟唱,尽情体验着退休生活的简单、惬意和美好。

迎面走来两个散步的老婆婆,其中一个矮一点的指着糖豆,惊讶地喊道:“哎呀,它怎么流哈喇子了?”

另一个老婆婆接过话,说:“哈喇子流那么长,是不舒服吗?”

“不是,它闻到了异性小狗的味道,就会流哈喇子。”

趁我说话的工夫,糖豆低下头,抬起左边的前脚,摁掉了左嘴角的哈喇子,接着抬起右脚,摁掉了右嘴角的哈喇子。然后,把它那谈不起来的小情小爱丢在原地,自己迈着淡定的小碎步,继续向前走去。

“哎呀呀,它好聪明,竟然能够听懂我们在说它的哈喇子。”身后传来两位老婆婆的一串笑声。

半个小时后,太阳爬上了楼顶,气温一点点升高,天气预报说今天最高温度37℃。糖豆张开嘴巴喘息着,一滴滴汗水从舌尖上滴落到地上,它走过的路面上,留下一道弯弯曲曲的痕迹。它停住脚步,抬起黑亮的眼睛看着我。我明白它的眼神。“好,回家!”我轻轻说。

它立刻领着我朝公园门口走去。

走到小区门口,一位老大爷推着一辆花车停在路边,车上摆满了花:长寿花、小玫瑰、茉莉、君子兰、多肉等十几种,他说都是他自己培育的。我挑了一盆黄色的长寿花,又看向小玫瑰,小玫瑰有一盆是粉色的,另一盆花苞未开,不知道什么颜色,我就选它了。我喜欢看到奇迹!

天热了,就不出门了。我带糖豆回家,把高温关在门外,给花换盆、浇水,冲一杯咖啡,静静地等待奇迹。(张菱儿)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